满分作文网

    穿越之娘子绣甲天下章节李赢张绣免费阅读

    来源:http://www.guodingnet.com 发布时间:2021-02-12 点击数: 0

   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《穿越之娘子绣甲天下》,小说《穿越之娘子绣甲天下》讲述了主角李赢张绣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,内容精彩情节多变,作者素禾文笔精深。值得阅读,简介:张绣是一个对于刺绣十分有天赋的学生,一朝不慎,她在上台领奖的手不幸坠落,穿越回了古代,成了一个没人要的落魄农家女。原主之前的老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妈宝男,软弱无能,听从了母亲的话休了妻,让她从此成为众人的笑柄。可她却不好在意,因为她知道,这

    穿越之娘子绣甲天下章节李赢张绣免费阅读穿越之娘子绣甲天下

    张母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,“老头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吴翠花倒是先说话了,“娘,你拿家里的东西给这个女人,还需要我们多说吗?”

    张母冷哼一声,“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资格!”

    “那我呢?”张父威严的声音响起。

    吴翠花马上就来了底气,说道:“爹,听说白天张绣在桥上把江家勒索咱家的五十两给问回来了!”

    这五十两可不是小数目,她当时就奇怪这个老头子为何要拿这么多钱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。

    不行,这可是他们张家的财产,可不能落到这个女人的手里。有这么多钱,她又可以天天吃肉,家里的娃又没有孩子的,倒是小生活可以滋润些。

    张父问道:“张绣,有这回事吗?”

    张绣走上前,款款说道:“爹爹,没这回事。”

    吴翠花听到她说谎,气不打一处来,嚷道:“桥上那么多人看到了,你休要抵赖!”

    张绣依然大气不出,丝毫不慌乱,“我说没有就没有,难道你在现场看到了?”

    吴翠花被怼得没话说,“你……”

    “嫂子,你也知道我以前的婆婆吃人不吐骨头,吞进去的银子又怎么会吐出来呢?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!”

    张父咳了一声,对着张母说道:“你赶紧给我回去,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!”

    “老头子,这可是咱们的女儿啊,你愿意让她在外面流窜吗?”张母的声音中带着哽咽。

    张父上下扫了一周四面的环境,确实比较糟糕,这女儿住在这,还带着一个孩子,确实是不放心。

    但是张绣的性子一向倔,当初问她这孩子到底是谁的,她打死也咬紧牙关不说。他又是个爱女如命的人,让她喝了落胎药,给她重新找一个婆家,她也不干。

    最后,他只能找一个愿意接纳她的婆家,没想到却弄成了今天这副局面。要是她开口认个错,他保不准会心软。

    张绣望着张父布满皱纹的脸上,倒是心中有些戚戚然,按道理说,一般父母都心疼自己的儿女。张父也应该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,要是说他不关爱原主,又怎么会一心要给她找个不嫌弃她的婆家,还出了五十两去堵他们的嘴。

    也许是原主太过倔强,没有处理好与老父亲的关系。在这个时代,未婚先孕对于家庭和父母来讲,也是一件要命的事。张父没有在她大着肚子的时候,踢她出门,也算是好的了。

    “爹爹,您忍心女儿独自带着孩子在外面吗?”张绣低着头,硬是从眼眶里挤出了几滴眼泪,再抬头楚楚可怜地望着张父。

    张父当时也是用心去栽培这个女儿的,性子像他,所以异常偏爱。望着她这副模样,他的心又软了。

    但是嘴上依旧说道:“要你喝药,你倒是不听,现在好了吧,被婆家赶了出来?名声也毁了吧?现在满意了?”

    “大爷爷!”圆圆倒是个能懂大人心思的可人儿,恰到好处地软糯糯地叫道,“大爷爷,要抱抱。”

    圆圆一脚一脚地朝着张父跑去。

    这么一个小孩子,声音倒是甜丝丝的,听在张父的耳朵里也是心里一阵暖。

    圆圆才不管这个大爷爷喜不喜欢自己,她就用两只手抱住了张父的大腿。

    张父平时不愿意待见张绣,更别提这个孩子了。今日一见,这个孩子竟长得如此让人怜惜,偏偏还这么惹人爱。只是她的脸上由于长期营养不良,有些蜡黄。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着的,明显就是大人的衣服改制的。

    “大爷爷,不要圆圆了吗?”奶娃娃委屈地抽着鼻子,一搭一搭的,黑亮的眼珠子一眨一眨的,泪珠子都在那打转转儿,似乎要马上落下来似的。

    张父一大把年纪,想到自己身边竟没有一个娃娃绕着,心中也是凄苦。大儿的媳妇吴翠花嫁到张家这么多年了,肚子愣是没有动静。如今这个奶娃娃倒是满足了自己要当爷爷的心情。

 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张父问道。

    奶娃娃说道:“大爷爷,我叫圆圆。圆圆的月亮的圆。”

    大爷爷倒是低下身子,抱了抱这孩子,生得倒像是张绣小时候,非常可爱。

    吴翠花看到这一幕,心里恨得牙痒痒,“爹,您忘了咱们来的目的吗?”

    张父疑惑地说道:“啥目的?”

    “爹,张绣她私自拿回了江母的五十两银子,却没拿回家给咱们!”吴翠花都快气哭了,平时张老头子倒是凡事会听她哆嗦几句。就像当初张绣被婆家休了,想要进门,都是她哆嗦了,不让这个女人进门。

    吴翠花心里有着一副好算盘。她自己没有生一个孩子,自然知道自己在家里的地位。若是张绣进门,这一个唯一的孩子足以占据在老头子心中的地位。

    张父本来就不缺这五十两,要不然平时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张母去救济张绣。

    吴翠花观望到这里感觉不太对劲,心生一计,“哎哟!”

    她望着地上有稻草的地方,顺势跌在了地上。

    愣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大哥,看到媳妇这种样子,心知肚明,知道她这副花花肠子又在搞事情。

    “我……我肚子疼,好像是怀孕了!”吴翠花痛苦地说道。

    张母也是一惊,连忙跑过去,急切地问道:“几个月没来月事了?”

    吴翠花状似思考起来,“娘,我记不清了。只是这几日,老是嗜睡,想吐。”

    张父也连忙放下圆圆,三步并作两步,“老大,你还杵在这干啥啊?你媳妇都怀孕了!”

    老大不情愿地抱起地上的吴翠花,“走,回家去!”

    张父连忙说道:“赶紧去请隔壁村的刘大夫来诊断一下,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了?”

    吴翠花心里一喜,她早上提着桶子去河里洗衣服的时候,听几个妇女在唠嗑,隔壁村的刘大夫一大早就带着老伴进城了,听说他闺女要生了,他们要一起去看着。

    这下,没有了大夫,没人知道她是否真的怀孕了。以她的演技,足够能过关。

    吴翠花带着挑衅的眼神望着张绣,似乎在说,就算你再吃几年饭,也不是我的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