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分作文网

    坑-仿写《社戏》作文1200字

    来源:http://www.guodingnet.com 发布时间:2020-07-08 点击数: 197

      所谓“坑”,大概是今天一流行语,指的是大项目或是大工程。这个比喻十分形象,掉进坑里爬出来难,开始了一个大工程后把它完成比爬出坑更难。自然,“开坑”、“填坑”、“弃坑”就是开始、完成或中途放弃工程了。对于我的青少年时代来说,大致是在不断的开坑中度过的。

      回首往事,简直可以算是“坑无数”了。曾经构想过一个纷争的时代,十六个国度相互吞并而后分崩离析,想要写一本小说,叫做“十六色传”。现在想来,大概是那时刚听过一遍《三国演义》的评书的缘故吧。“十六色”这个构想很是有趣:在黄国和蓝国之间诞生了绿国之类,多少混进了一些对色彩模糊的认识。构想中的几个英雄人物现在还历历在目,但现在看来也都极为普通,却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:中揭竿而起的红广、神机妙算智取连城的白祝晋、无比英明而被害死的黄绿赤恒……想了一番便又开始认为那时自己连人名都不会编,便将此事抛于脑后了。

      写小说的坑,我也是开过许多了。上初中后还时有和同学合作写小说的念头,然而终归逃不出几个结局:直接打消了念头、被同学后打消了念头、或是兴致勃勃地和五六个同学开始构思,但终究是写不过四章的。第三种结局已经算是不能再好,以至现在我仍能翻出不少旧文稿,看了便又开始后悔那时如何幼稚,就清出了。对于这些,唯有一个例外:小学时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写的“马布莱传”。当时随手拿了个笔记本,竟写了十九章,写满了大半本,直至最后本子快要寿终正寝,也算得上一个奇迹。这本是一个应当填满的坑,但最后被他们改得趋于玄幻了,却又不敢再看。想来当初那几个要好的伙伴如今也鲜有机会交谈了。

      开过而被弃了的坑有很多,倒也不局限于小说了。和一个一起写马布莱传的好友想过自己编程做一款电子游戏,为此我还买了一本编程的书,当然至今也只看过两章。上初中后他居然又来找到我——尽管我们并不在一所学校——说要在一个学外语的上开一门课教外国人学中文。我一想这是个美差啊,只需要写几份讲义罢了,还可以召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来干件大事。于是我当晚就写了一篇说明此课程之意义的英文,由他给审批,可至今仍没有结果,也许是有结果但他也忘了这事。这个坑便也弃了。

      开坑,大概是所皆有的愿望,而不弃坑便是真正人们的了。这或许便是达成梦想的坎坷道吧。

      但我开过的坑也并非没有成功的。上学期招生时,班里几个同学——当然也有极爱开坑的我——想要创建一个推理,于是一晚上花了两小时写出一篇申请,可次日去交时负责这部分的老师并不在场。恰好当时一位教过我们的生物老师在,我们就说明了这件事,老师承诺为我们,让我们第二天运动会上去找那位老师商谈。第二天我们按老师的去了,那位老师收了申请,一周的假期后给了批复:试招生,试运行两周。当时并不清楚这个“试”字是什么意思,以为稍有不慎就会被老师一票否决,还以为老师会来视察或是采访社员,所以办事都极其拘谨,后来发现老师也并没有视察或是采访社员,两周期限已过,这个“试”字便可以理所应当抹去了。到现在,我们的发展得很可喜,换句话说,这个大坑算是填上了。固然,填上的坑终究很少。

      这些所谓坑,填上了的,尚在风中未填的、多半今后也不会再填的,构成了我的——可能也是大部分人的——青少年时代。坑,也就是人们的梦想。在这些梦想中,无论是暂时的或是持续一生的,所最能体现出来的,就是人们的青春所爆发出的四射的活力与志向。虽然填上了的坑在所有开的坑中占极少数,但有时一个坑的填上、一个梦想的达成就有可能震撼整个世界。古今多少仁人志士都重视、热爱青年,也就正是这个原因吧。